A不是A

注:《否定之后》,一部有关作者的书;
『月曜日のたわわ』,可能的更新时间。

目录:
*寻(反常)思文学寐影 p1-9
*难产的篡夺者。是蛔虫的背叛!p6-7
*____(下划线上请随意输入内容) p3 p8
*“老板,面里不要放香菜。” p2.5

正文:无他,肉身。

后记:(内容已加密),谢谢。

乐起雪纷飞俄儿语错雪绷紧着翻到最后一章未完成完成她释放骤默

乐起/雪纷飞/俄儿语错/雪绷紧着/翻到最后一章(未完成)/“完成她!”/释放/骤默

2019.1.10,23:09

小豆之家:

- Это началось не сегодня.
-这不是从今天才开始的
- Что?
-什么?
- Я давно не чувствую ни жар, ни холод.
-我很久之前就感觉不到热和冷了
- Почему ты молчала?
-你为什么沉默不语?
- Просто я чувствую что-то другое.Внутри.
-只是我的心里已经有一些不同的感受
Я не знаю как объяснить.Поэтому я молчала.
-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解释,所以我才保持沉默

- Томми?
-汤米?
Ты будешь цвести, и я буду жить.
你将会开花,而我将会好好活下去
- Что ты здесь делаешь?
-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 Погуляй со мной.
-我们一起去散步吧~
- У меня много работ.
-我有很多的工作
- Столько снега.Мы всегда-
-下了很大的雪呢,我们之前总是......
- Я должен работать.
-我必须要工作
- Пошли, Томми.
-走吧 汤米
- Перестань.
-够了
- В этой книге нет последней главы.
-在这本书里没有最后一章的内容
Ты поможешь мне.
你帮助我吧
- Как?
-如何帮你呢?
- Закончи её.Закончи.
-完成她吧 完成她就好
- Я не знаю что в конце.
-但是我不知道最后的故事是怎么样的
- Знаешь.Узнаешь.
-你知道的,你已经知道了
- Ты должна быть со мной.
-你应该和我在一起
- Я с тобой. Смотри.
-你看,我们是在一起的
Я всегда буду с тобой. Обещаю.
-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我保证

小豆之家敬上!

今天儿老子头回坐重庆轨道环线,锅子些都晓得那个撒,车儿钻洞子的那哈儿...“听,是海的声音——”瞎鸡儿讲。


...那是一种噪音,也是一种“氛围”(音乐上的)。


列车玻璃映着的——表情包里没有的——我的表情包;


列车与空气,二者之间被噪声所遮蔽的不知可曾有过社交对话的对话...;


对于个(guó)人能一哈(hà)从这哈儿跳(tiáo)到那哈儿的这件事情也似乎并不存在什么特别的...想说的。


哦不,有一个,想起来了,是在一条马路上,人行道上,斑马线旁,落有一个塑料袋,袋子里装着几条

(鱼?),

在过路车轮一次次机械地碾压下严重变形,失真,

失去了模样,

而在另一旁,

有一个自动扶梯默默

载着人的重量,

在寒风营造的氛围里

发出机械的噪响,

这个和我在列车里听到的、

在监控里查到的

一样。


回想二师兄憨笑满怀 嘴角花肉回味经年 是了 年的脚步近了 耳垂谈起春天嘴唇轻咬的温润 指尖缓慢化霜 头皮硬着走出冰箱 血液流淌 我喷涌的小心脏 溅满旧年日历 雄浑脚气袜间环绕 皮屑褪去洒满人间 挥一挥衣袖拉拉衣领 咚 咚 咚  是了 心跳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2019.1.1,18:55

【后记】
就像这样,我截图一张,妥善安置于这篇文章的边上。虽然上一首诗的构成有三张图,但在这块地上,我挑重点嚼,即这第一张了。
就像这样,上一次,我假装截图一张,正大光明安置在一首诗的脸上。

时间被牢牢印在顶上;

他者吐出的多元(多种色彩的)弹幕的洪流亦被这截图强大的横向引力给停滞在短暂的路途中;

作者的原诗——黑色的符号们——被一种自我的要求拴在一起,由一种可供识别的声音将黑色、同一字号大小以外的外衣统统卸下。

为什么要在一首当代诗里出现时间?

在这个24小时都被联系起来的地球村,一首诗的出生是要上户口、打出生证明的,作者得确定抱的是自己的娃,(笑);

你或许还可以计算一下,这个时间所显示的,这个季节,在晚上,容易诞生怎样的诗句/故事,用于诗歌自动化生产的未来企划,(瑟瑟发抖);

癖好,就像有的导演的电影里总是要出现一点儿厕所啊、丝袜呀、尔删衫的镜头呢,(嘘)。

为什么要在这首当代诗里出现弹幕?

作者蓄谋已久;

作者,蓄谋已久;

作者喜欢被凌辱的感觉,(瞎说),作者蛇精病人格分裂,(乱讲),作者想制造出一种艺术效果,(这个),让喝口水行吗,(可以)。

为什么原诗有的地方读不出来呀?

正常,这就是文字和口语的区别啊;

诗歌曾经的朗诵功能在当下被弱化,歌与诗的联系不及与音乐的联系了,诗与画的联系在读图时代有所加强,而在表情包与小视频时代又有所弱化,不过弱化的是诗的文字阅读这一部分,增强的是诗的形式表现力;

作者故意的。

为什么原诗读起来异常困难?
当你看见自己没看见过没学习过没经验过的事物时,就是这个效果了。

为什么原诗看上去并不连贯?
作者在不断地切换与重叠叙事主体、场景还有视角,处理不同的心理和声音,甚至还用“/”来表现了不同时代各自的可能。连贯性是暗藏在诗内时间、语言本身、排斥阅读性叙事和统一身份的弹幕里了的。

为什么原诗要谈到“学校”?
诗中有人在第三行的地方偶然陷入沉思:“学校”的“学”字好理解,但到“校”字就模糊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靠的是语言,而语言的意思就像这样容易陷入困境,就像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意思表达一样容易陷入姜局、汤局还有醪糟局。

为什么要另配两张图在诗后面?

一首当代诗不是只看脸的啊,还有手手,和脚脚;

增强虚构的现实成分;

弥补文字表现力不足的部分。

2018.12.20,6:44,天还很黑,它露出不大健康的肤色,在瑟瑟发抖的风的静默里,安排着日出日落。

第一张图是鄙人创作的一首当代诗,包括整张图,图的全部,是的,就一张图。
第二、三张图是诗中出现过的东西,仅供参考。
本诗纯属虚构,但也有真实的元素在内,比如时间啊,照片啊之类的。

门槛,这个问题是很值得讨论的,尤其是在当下,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呢...有朋友从几个切入点出发已经讲了一些了,侧重一点伦理方面的考量。


可能是对中国的政治环境的理解尚缺吧,对于学生来讲...


一般的,社会资源的流动并不会如你所愿,他们会在一些地方领域扎堆到爆,而在另一些地方就人迹寥寥,而门槛就会有相应的不同设置调整,权钱交易自然会产生的,这是很符合犯罪规律的客观现实的。


有些领域究竟有没有门槛呢?这个也得看人,有些人自己也不知道进不进的去,有时候就顺势进去了,才能努力发挥了一下,社会观众老爷捧捧,就上去了,就是这样。


一些重要领域、关键领域的门槛,国家自然会进行设置的,并已经经历了几十上百年的实践调整了。这里面有很多的利益相关,不是你的一两句“希望”就能改变的,就像教育,教育的既得利益者,会要求更多的资源,美名曰为赶上全球化之类,而乡下是没有多少好的老师的,我说的是能让孩子“出人头地”的那种,平常老百姓讲的是吃饭,讲的是翻身,不讲那些对他们没有多大用处的文绉绉的东西,并且一些都市人身上有的病和犯罪心理,在他们那里根本就没有,所以有时候讲伦理啊责任啊之类的还是要看对象的。


—————————————————————


思想有多么的正,站位多么的高,责任意识多么的强...


首先我不得不说,据我观察,这不代表广大群众的意愿;


这...不符合人性;


当代的虚无思潮、解构主义、娱乐倾向等等对这些讨论是不屑一顾的,并且他们似乎也有一套自己的思想和伦理意识,就像一些专业艺术家吐槽自己被尚未出道的初中生的华丽作品给教育了一样现实。


——————————————————————


咱们可以再涉及一点技术的因素对门槛进行思考。技术是可以打破一些门槛的。现在,门槛被打破之后,大量的“人的身影”涌入,纷纷实现了“在场”,对一些行业、职业形成了极大冲击。你别想不面对他们,他们在符合现实的潮流下批判了权威和一些你眼中的合理,然后留下一摊难收拾的残局...


——————————————————————


还未出生社会的你,同样没有做好准备打硬仗的高校,还有千疮百孔、供需不平衡不匹配的教育,又该如何应对这些由绝赞比例的低层次教育学历水平者建构成的当今的政治、社交、消费、建筑、科技...社会呢?


——————————————————————


(后记:哎,一下子讲多了,真糟糕。俗话说,讲多错多,我先说“我错了”好了。)


2018.11.19,23:06


薅走他的主义——三百斤羊毛,它们
笑起来,也就
折合成一张(发表时记得删去这一排哦)
纸的重量。
时代吃着生命的声响——
……杀杀杀……(播错了,这上个世纪的)
无——无常——


(后记:略过一篇五四时期的徐玉诺的诗《夜声》,偶然。天冷,看着一幅刚被收割走了羊毛的羊、羊它看着我的画,是时候写了,写了。)
2018.11.10,23:55

天黑了
出门就被车给撞了
怀着最美好的心情
我唱着歌 阳光下鸟儿在飞
出门就被车给撞了
不是死了
也不是 活着
天黑了 天黑了 啊
天黑了 天黑了 耶

见不得人 我发现我见不得人
真身摆在世人眼里就要断魂
无论我怎么呼喊 我不会带去伤害
你得小心你的脑门
因为你见不得人
因为你见不得人

走向破落的村
有一个经纪人
喊我个僵尸粉装后去当个什么偶像
去拯救这个落魄的村 这个落魄的村
真是神乎其神 真是神乎其神
这样落魄的脸也能画出偶像的魂
我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 这个落魄的魂
这个破落的村 这个不要命要脸的空心人
我是个稻草人 我是个稻草人
我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 这个落魄的魂

有了根稻草天黑都不怕 啊
有了根稻草天黑都不怕 耶

这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刻
我要完成我最喜欢的舞蹈
在这美好的月光下
在这美丽的街道上
我告诉自己这是真的 这不是梦
我告诉自己这是真的 这不是梦

我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 这个落魄的魂
这个破落的村 这个不要命要脸的空心人
我是个稻草人(走向破落的村)
我是个稻草人(有一个经纪人)
我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 这个落魄的魂

有了根稻草天黑都不怕 啊
有了根稻草天黑都不怕 耶

这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刻
我要完成我最喜欢的舞蹈
在这美好的月光下
在这美丽的街道上
我告诉自己这是真的 这不是梦
我告诉自己这是真的 这不是梦

2018.10.22,22:55

(后记:谨向庞麦郎《我的滑板鞋》和新番《佐贺偶像是传奇》致敬。第一次写rap式的诗,是个不小的挑战,嘛,也蛮有意思。)
另外,搭配这首诗的歌,可以去B站搜搜这个视频:
av34127654

变天
察觉到的时候,现象自身或许
还未有所察觉。(“现象先于察觉。”)

今天的糖衣调低了些亮度,感觉。
披在人造物的面上;人的皮面上,
顺着汗渍,一路感受
那种糖衣融化的粘性;
只是,不大清楚的是
察觉到这种察觉没有,手机里的
参与着新时代变天的披着糖衣的。

2018.9.3,18:18

【绿子/MIDORI-KO】TM 2005 UP主: 川尻善昭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9461510?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2C5E50DE-6EEE-4BA0-AC99-B78E7427097911262infoc&ts=1531666530789



《麒麟儿的世界》,好奇...的配乐。
麒麟儿嘛、こうしなくちゃ!

从另一个“地方”转到“这里”,
便宜的“旅行”;
从众星云集的场子,
慕名前往一个老师的专辑;
从麒麟儿的世界,
摸过这里几首旧瓶装的新曲。

不。也就又晃了几眼陈年往事的“绿子”。
前方“真香”警告。
前方“真香”警告。
前方“真香”警告。      “哎哟,真香!”

2018.7.15,22:50